72、夜的专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白阳宫秘境上空,死侍与海云神母并肩而立,二人的目光似乎都洞穿了无尽虚空,死侍直接开口道:“神母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催我。”

    海云神母虽如此说,却缓缓升到高空,身上绽出神光,犹如一朵雍容的牡丹盛开,美艳无方。她的神情似笑非笑,玉手往外一拂,虚空顿时倾出巨量海水,大鱼鲲鹏于其中遨游。随其游动,海水更向四面八方铺盖,范围越来越广,越来越广,至数百里方止。于是以白阳宫秘境为核心,出现了一个遮盖方圆百里的海蓝色的罩子。

    “神禁之术!”死侍眼眶中的灵魂之火似乎闪动了一下,“就算是在当年,也并没有多少机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“神禁之术”,跟阵法、法门不同,是远古大神天生的本命神通,不但可以传承给血脉后裔,更拥有莫测的威能。

    海云神母并非巨匠,更与人族修行者相去甚远,她只不过随手一挥,就布下堪比护山大阵般的禁制,就是此“神禁之术”的神奇之处,连死侍都忍不住惊叹起来。

    海云神母回到死侍身旁,看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星灵真是一个神奇的种族。”

    “哟嚯嚯嚯——”死侍笑了起来,“神母话里有话。”

    “像阁下这样背离星辰的星灵,居然还能受到重用。”海云神母淡淡说,“适才我见你们的王,对你也分外倚重。”

    死侍道:“也许是因为在下对本族与吾王一片赤诚。”

    海云神母却忽然冷下脸来,毫不客气地道:“也许是因为你们的王根本无所谓效忠的人是谁,也许你们星灵根本毫无荣耀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神母慎言。”死侍眼眶里的灵魂之火竖成针状。“若有不满,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海云神母冷冷道:“哼,你这样背离星辰的星灵也罢了,谁让星灵一族已开始衰朽;但那几个人类又是怎么回事?还让他们守在这要隘之地。”

    死侍道:“星灵当然也有朋友,星灵的朋友未必需要是星灵,就好像神母也并非星灵一族。”

    海云神母道:“那个可笑的人类老头,稍有风吹草动,即要关闭秘境,难道星灵一族已经连迎接挑战的勇气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许是因为李邕大人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危险。”死侍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海云神母道。

    二人神色皆一动,往秘境入口望去。只见从成千上万的星灵之中走出一个异常醒目的男子来。之所以说他异常醒目,是因为他的头发是紫色的,而且他长了一张丝毫不逊色于女子的绝世面容,但你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性别,这是一种毫无来由的感觉。他的背后的黑色长刀仿佛已融入黑夜,又仿佛在黑夜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不同寻常的危险?”

    紫发黑刀的男子不顾身后一个满面焦急的星灵的劝阻,举步跨入了白阳宫。白阳宫底下就是星灵圣地,回到此地的星灵皆已收到在外驻守的命令,于是他的行动就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当男子跨入白阳宫的那一刹那,妖异的轻笑声就弥漫开来,这笑声如同无处不在,即使堵住耳朵,仿佛也会从心底响起来,仿佛在笑声响起的那一刻起,此地就已被其统治。一种无法用言语注解的气域,从男子的身上膨胀开来。

    死侍与海云神母皆放出气域,三者交锋的一刹那,死侍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剧烈地晃动了一下,然后才恢复平静;海云神母则似乎有所疑惑,旋即慢慢释然,美眸里亦闪烁异色。

    “燕十一。”海云神母忽然道。

    死侍转头看了她一眼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海云神母道:“我苏醒之前,依稀记得他是一个难缠的对手,不过,区区一个人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美。”燕十一来到广场中央站定,轻笑着抬头看空中的二人,“是你们自己下来,还是我把你们打下来?”

    “哟嚯嚯嚯——”

    死侍也笑了起来,“你不是星灵。”

    “显然不是。”燕十一道。

    死侍道:“你可知此处是何地?”

    “据我的俘虏说,这里就是你们星灵的圣地。”燕十一笑着说。

    死侍道:“既然知道是我们星灵的圣地,为何还敢闯进来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敢?”燕十一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死?”死侍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不怕?”燕十一道。

    死侍缓缓握住了腰间刀柄:“人类,我只问你一次,你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“来寻找一个答案。”燕十一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什么答案?”死侍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燕十一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死侍道。

    燕十一低低地发出笑声,也握住了背后的紫夜刀,“也许杀了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们?”海云神母像听到天方夜谭般满面荒谬,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幸。”燕十一的笑声愈发妖异,“女人,我已饶了你三次性命,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事不过三?”
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