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,男儿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“王爷,姑娘救下了,在府里。“萧炎陵原本要直接闯进皇宫去的,却在半道接到暗号。于是调转马头赶回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姑娘没事吧?”玄机询问暗卫,见他们跪在地上不敢说话。玄机暗叫不好。萧炎陵邪魅狂狷的眼中有狂风暴雨骤起。

    “姑娘在哪?可请了大夫?”

    “王爷卧室,已经请了女医官。”萧炎陵已经大步流星的来到自己的卧室。推开门,一股血腥味差点让他发狂。

    强忍想杀人的冲动,一步并做两步的来到床畔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可回来了,姑娘她--”言大娘眼睛都哭红了。

    幽暗的眼光落在地上还没来及收拾的血衣上,萧炎陵瞬间感觉窒息,抓住胸口一阵疼痛!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玄机见状扶住他摇晃的身形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萧炎陵再一次感到锥心之痛。第一次的时候是在他刚刚失去母亲,离开玉箫皇宫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年仅九岁,失去母亲又不得不离开从小长大的宫廷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,却依然感到心痛。

    顾无双脸色苍白如纸,紧闭双眼毫无神气。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医女打理包扎好。

    “她,如何?”艰难的开口,一开口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居然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回禀王爷,姑娘受了鞭伤,失血过多,伤口已经敷上了药。”

    鞭伤!

    萧炎陵狂狷的眼几乎瞬间爆红。

    “何时能醒?”

    “刚才姑娘在上药的时候苏醒过,只是--太过疼痛,又晕过去了。”萧炎陵闭了闭眼,心疼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要用最好的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挥挥手,示意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言大娘连忙拾起地上的血衣,恭敬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医官也退出去。

    玄机是最后出门的。

    关上门,玄机叫住了言大娘。

    “大娘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玄机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身边的丫头呢?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丫丫姑娘?”玄机点头,于是言大娘把他们如何寻找萧王爷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玄机暗骂这傻丫头。

    “玄机大人,要不要派人去找找丫丫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大娘您不必担心,我这就派人去找。辛苦你照顾好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顾无双对于言大娘来说也是恩人。

    玄机先是去隔壁告知顾无双的行踪,然后让暗卫去找丫丫。

    萧炎陵半靠在床畔,小心翼翼的摸着顾无双苍白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无双,是本王不好,又没照看好你,对不起。”捧着她的手背,手面上都是伤痕,温柔的撩开她的袖子,手腕处是绑住时的勒痕。

    缓缓低下头,用唇亲吻她的手背。有晶莹的泪珠滴落,这么多年了,眼泪早就已经成了故事传说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不是男儿有泪不轻弹,而是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无声的哭泣让睡梦中的顾无双感受到了窒息。

    是谁在哭吗?她的手好热!她的身上好疼!灵魂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要脱离身躯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甘心,她还没活够。

    还没行走天下,还没和他成亲--萧炎陵!

    原来自己还是想着他的。

    是爱上了吧!呵呵!这男人,居然已经深入她的心田骨髓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无双,都是本王对不住你。”夕阳渐渐西沉,顾无双一直没有醒来。萧炎陵也一直守在她的床头未曾离开。

    顾府的大夫人来过,在见到顾无双昏迷不醒的样子,差点没晕倒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受孕的莫如霜受惊吓,大夫人当机立断的命令身边人谁都不能说。在确保萧王爷能照顾好她后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门外的玄机推开一丝缝隙,期间言大娘进去送过食物,然后就再也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望着天际渐渐暗沉的夕阳,玄机的心里有些不安。派出去的人还没找到丫丫吗?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?他想出门可又放心不下王爷。

    “玄机大人,我家言轩也不在家。”言大娘急匆匆的从家里回来,原本她回去跟儿子说一声,王爷回来了,还把姑娘救回来了。

    &       可发现儿子不在家里。心里一惊,莫不是白天跟丫丫出门了?

    “言大娘不要着急?慢慢说,您的意思是你家公子跟丫丫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猜测。”玄机皱皱眉,这一刻他更加呆不住了。

    转身进屋,不多时,人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言大娘,劳烦您照看好王爷和小姐,我去去就回。”雨水倾泻而下,夜晚的道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丫丫吃力的背着昏迷的言轩,白日的时候他们原本驾着马车四处寻找萧炎陵,却不料在半道上马车居然抛锚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余他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