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 硬骨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棚子十分简陋。

    四根木头插入沙土,上面盖一层布或者草席。

    一个白袍修士拄着剑,坐在棚下。

    身后站着五个赤膊修士。

    两头近丈长的荒鬣狼,埋头在一口大锅里吃东西。

    周围远远围了一圈人,其中两个小孩端着空碗,眼巴巴盯着锅。

    卢通环视一周,盯住白袍修士。

    “祭狼塔旗头卢通。道友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飞沙狼,  方欢。”

    沙匪,一般不叫名字,而叫匪号。

    窦门塔的人很嚣张。

    以前当过沙匪,如今入了堡,还留了匪号。

    塔主窦罔手下三十六个心腹,号称“三鹰、九狼、二十四蛇”。

    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小的摩擦,窦门塔出面的竟是九狼之一。

    “方道友来此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沙田被毁了,  你的人干得,一共三亩沙龙参、两亩焦麦。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卢通挨个盯着打量。

    仅有几人敢瞪眼对视,大部分人全都绷着嘴唇、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一共多少损失?”

    方环手指搓着剑柄,道:“不多,十几两。不过有一块地被毁了,开垦沙田不容易,算下来得几十两。”

    卢通微微蹙起眉头,问道:“方道友,知道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肯定是你们的人。半个月前,你们的人毁过一次沙田,当时的旗头是冯三冷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没有找到凶手?”

    方环手掌按着剑柄,左右晃动,脸上露出略带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有,  不过冯道友认下此事,并且让一户出一钱银子,赔偿我们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眼神,心中暗道:真是好算计。

    不赔,  以后窦门塔有借口过来找麻烦;

    赔了,有了第二次,就有第三次。而且这次认怂,连带他这个旗头以后也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定给道友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方环站起来,走到卢通身旁,道:“明天正午,要么交人、要么交银子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、狗,大摇大摆地离开。

    卢通走到椅子边,在方环坐过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群人七嘴八舌: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已经第二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家没关系,我昨天一直在塔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毁了田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向一个年轻修士,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二十上下,眼神很凶。别人说话时,一直咬着牙关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刀,我们也有!”

    周围几人脸色变了变,纷纷看向卢通。

    卢通嘴角露出笑意,道:“上一次你们也有刀,为什么乖乖掏银子?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姓冯的向着外人!只要旗头帮我们,这次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不等卢通开口,  立马有几个人反驳。

    “拼什么拼,窦门的人当过沙匪,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杏山堡的人,不能打打杀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肯定是误会,我们去找塔主,让塔主和窦门塔的人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有人毁了人家的沙田?”

    “就是!谁干的自己站出来,别连累大家。”

    卢通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吵了!你们也听到了要么交银子、要么交人。今晚我在小屋等你们,谁知道凶手、或者有其他办法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刚一走开。

    抱着空碗的两个小孩,立马跑过去捡起自家的铁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旗头?”

    小屋内,卢通盘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赵西江凑过来,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头儿,别被那些家伙骗了,他们最会装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八成就是他们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只有他们会干这种事,窦门塔不让他们盖房,他们想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窦门塔为什么不让盖房?”

    小屋周围,有几片“废墟”。

    依稀可以看见,之前破沙动工的痕迹,甚至有的地方已经立起了墙,又被推倒。

    赵西江沉默几息,道:“他们怕保不住沙田,按照各堡的规矩,离谁家近就归谁家。一开始压住了,能压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什么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卢通站起来,活动了下筋骨。

    赵西江叹了口气,小声道:“旗头,之前谷管事专门吩咐,要权衡利弊。”
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