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卢旗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正午,烈日炎炎。

    太阳毒得像一把火。

    卢通倚靠在门口,懒洋洋地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刚吃过午饭,吃饱了应该走走,可是阳光太毒,实在没地方走。

    “劈啵!”

    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异响。

    他挑了下眉头,脸上露出笑容,  朝隔壁走去。

    隔壁,观鹤客栈模样大变:

    琉璃彩瓦,蒙了沙土;

    雕花门窗,百花凋零;

    红木粗柱,遍布裂痕。

    短短四个多月,从彩凤凰变成了黄土鸡。

    沙漠里和外面不一样。

    风沙大,  彩瓦不耐脏。范顺、吴难两人每天擦洗,坚持了两个月终于放弃。

    日头烈,普通木头耐不住晒。

    卢通站在柱子旁,  找到一条刚出来的裂痕,喊道:“范兄,裂了一条大的。”

    范顺摇着扇子出来,盯着裂痕,几息后笑着道:“这条裂痕走势雄奇,竟有些像神策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等会刮一阵风,沙子填进去,更像山。”

    范顺摇了摇头,道:“本来还有几个冤大头,现在这种模样,估计没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卢通也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“干脆裹一层泥巴,把包间改成大通铺,起码能招揽些淘金客。”

    范顺朝客栈内使了个眼色,  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门后。

    衔火鹤贼溜溜的转了下眼珠,跑到楼上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很快,  楼上传来吴难的声音:“范顺,下午把彩瓦擦一遍。”

    范顺像没有听到,  毫不理睬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门口,  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

    这会儿,街上只有寥寥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一个瘦高个远远走来。

    肩上扛了一杆大旗,手上牵着两匹黄马。

    卢通盯着前头一匹大马,问道:“这是塔主麾下的黄狮马?”

    范顺扫了一眼,颔首道:“对。鬃毛如狮,血脉已经觉醒了,可惜被封了魂。”

    许多妖兽用来吃肉或者干苦力,拉车、驮货、圈养等等,灵智太高,反而坏事。

    所以从小被封魂,干起活来任劳任怨。

    他盯着中年汉子,又扫了一眼大旗。

    丈长旗杆,黄底儿旗布,上面两个大字“祭狼”。

    牵马、送旗?

    每个旗头都有一杆旗。

    他不禁心头微动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经过客栈时。

    卢通喊道:“诶,找哪个?”

    “良妖茶酒馆的卢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有些怀疑,转过头已经看见了茶酒馆的招牌。

    范顺道:“他是隔壁的掌柜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这才相信,立即把大旗靠在墙上,  拱手道:“小旗手赵西江,  见过旗头!”

    他点了下头,走到马旁边。

    两匹黄马,  一高一矮。

    一匹丈二高,通体黄毛油光水亮。脖颈处,尺半长的鬃毛像一丛金丝。

    另一匹六尺高,毛色有些杂乱。

    “我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塔里养的金狮马,旗头这匹已经觉醒血脉。”

    卢通围着马转了一圈,拍了拍肚子、摸了摸皮毛。

    金狮马十分温顺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又拿过大旗,灌入法力。

    旗帜无风自摆,散出阵阵凉风。走到路正中,用力挥舞几下,顿时狂风呼啸,卷起大片扬尘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你一个小旗手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我。旗头若是需要,可以跟塔里申请,最多能带十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卢通上下打量唯一的手下。

    瘦高个,脸色焦黄,四十岁上下。头发乱糟糟的散开,修为练气境后期。

    赵西江被盯得不自在,挤出笑脸,道:“旗头,要不先去看一下值守的地方?”

    他摇了下头,伸出手指指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不急,等日头下去一点再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黄昏。

    暑气消褪。

    远处,传来盖房子的叮咣声。

    卢通坐着金狮马上,道:“这么久了,这些人的房屋还没盖好?”

    茶酒馆周围,铺面、坊市早在两个月前就全部落成,街上也铺了一层花纹精细的泥砖。

    可出了五环街,很多地方还在盖房。

    赵西江跟在后面,扛着大旗,道:“旗头,东西运的慢。我们塔里人优先,外边的得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塔里人、塔外人。

    卢通原本是塔外人,成了旗头后就成了塔里人,而且还是个小头头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这个。

    不过听闻之前祭狼堡被沙狐围攻,塔里人死伤很小,塔外人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