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6章让你叨叨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我在八零追糙汉第996章让你叨叨叨

    穗子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,忙惊悚地用手指着嗓子。

    于敬亭还以为她跟自己闹着玩呢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就直说嘛,干嘛装哑巴?哦,明白了!你要跟哥哥玩角色扮演?”

    这戏,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扮演一个拦路抢劫的山大王,你就是楚楚动人的哑巴女学生,我拦着你要劫财劫色,你说不出话来,我就当你欲迎还拒了。”

    穗子气得用手直拍他,张着嘴无声的抗议。

    她都要急死了,这家伙还在玩!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媳妇,入戏太深了,演哑巴真像!”于敬亭说着就要打横把她抱起来,小树林什么的,简直不要太有爱。

    穗子一口咬他手上,比比划划,情绪激动,他总算是看懂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真说不出话来了吧?”

    穗子红着眼点头,眼里满是吓出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她不会变哑巴吧?

    于敬亭也吓到了,忙拽着她一路奔向医院。

    这一路穗子哭得稀里哗啦,于敬亭怎么哄都没用。

    要说这人知识学的太多有时候也是负担,穗子记得,突然失语可能是得了绝症。

    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很多种病,把自己折磨的惨兮兮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他车上有纸和笔。

    于是哭着找出来,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字。

    于敬亭开车还要分心看她,就见她工工整整地写了俩字,遗嘱

    气得他车都不开了,直接夺过她手里的笔。

    “瞎写什么玩意!多大点事儿!”

    穗子哭着摇头,握着他的手,一双泪眼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孩子们还小,丈夫的事业又在起步阶段,这璀璨的世界啊,她是真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,别自己吓唬自己。”于敬亭嘴上安慰她,其实他心里更慌。

    去医院挂了号,大夫仔细检查。

    短暂的过程穗子仿佛经历了生离死别般沉痛,于敬亭也是抓心挠肝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患者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引起的声带充血,水肿的比较严重。我开些药,回去按时吃,还要禁声3天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穗子一脸懵,不是绝症?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于敬亭追问。

    大夫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,但还是本着专业的精神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按时吃药不引发其他的疾病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,还有,年轻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但光注意风度不要温度,也是不可取的。”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,让穗子差点羞愤而死,她刚觉醒的臭美小苗苗,就被大夫扼杀在摇篮里了。

    大夫还不忘语重心长地劝穗子:

    “姑娘,丈夫长得帅,想要留住男人的心也是正常的,但是不能以伤害自己身体为代价啊。”

    “!

    !”穗子是真说不出话,还好于敬亭替她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用不着用这样的方式留我,从心到人都是她的,也是我死乞白赖追的她。”

    霸气护妻,感动的穗子泪眼汪汪。

    于敬亭说完又补充了一句:“她会这样,纯属是自己臭美,不为了讨好任何人,单纯的臭美。”

    穗子又把感动出来的泪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于敬亭没有认可大夫说的前半句,但是后半句,却是奉为圭臬。

    在以后每个换季的时刻,比穗子的亲妈还要尽职尽责地盯着她穿秋衣秋裤,保温杯里泡枸杞,睡前热水烫脚。

    穗子甚至看这个除了带颜色书不看的家伙,跑图书馆搞了好几本养生方面的书。

    但凡穗子敢反驳,他就拿这次“失声”事件怼穗子。

    穗子是彻底一失足成千古恨了,这件事,她算是没有话语权了。

    拎着一兜子药,身上披着于敬亭的外套,穗子委屈巴巴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这一路,于敬亭都在叨叨。

    穗子从没见过他这么唠叨,这家伙磨叽起来,一点不比胡同里嚼舌头的大妈差,碎嘴子一个。

    “早就让你多穿衣服,你可倒好,一个披肩就出来了,咋样,冻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咋就知道是冻的呢,她嗓子早就哑了,说不定之前就病毒感染了呢。

    穗子不能说话,就用眼神传递心情。

    可惜,眼神是阻止不了某人老妈子式的碎嘴子。

    “长得都那么好看了,还那么在乎穿着干嘛?肤浅!老子在乎你穿什么吗?老子在乎的是你什么都不穿——”

    “!”穗子瞪大眼,四处张望,大庭广众的,开车让人听到咋整?!

    “现在说不出话知道怕了?”于敬亭冷哼。

    穗子一脸的无奈,她不是因为这几天不能说话害怕,她是怕他这张嘴太能说!

    他这嘴,简直是说尽天下虎狼词,怎能不让她心慌慌!

  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