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被针对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四月,夜不算冷,自在清凉。

    天上悬着半盏月亮,还有不曾散去的云。

    叶润秋寻着塑胶跑道,一圈圈漫无目的地转着。

    心情说不上好,也算不上差,就像落红,有了自由,但多了感伤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操场上已经人影萧疏。

    叶润秋披上衣服,微喘着粗气,缓缓走到北角的活动区,每次跑完步,她都会在这伸展筋骨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程程比较喜欢偷懒,日常的六圈,在她这会半折后再分八折。

    所以她结束了就到这压腿或者劈叉,乍一看挺爱运动,实则是变着法“偷工减料”。

    有时候忍不住了,叶润秋会调侃她几句,但人家非但不“领情”,反而编排一些理由掩饰自己的恶习,并美其名曰:养生!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她会没好气地白程程一眼,问她,“还要不要做白瘦美了?”

    面对质问,程程总会贼贼一笑,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可爱,“随缘随性,合乎自然,懂吗?女侠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不再理她,自顾自地舒展起来,嘴里却一直恨铁不成钢似地嘟囔着,“借口。”

    程程也不在意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在那傻笑,还时常抛出一两个媚眼,像极了某个登徒子。

    小胖有时也会陪她们,但多数时候是捧着零食在观众席上加油呐喊,活脱脱一个“路人甲”。

    还是一个胖嘟嘟的路人甲!

    “活该胖的像头猪!”程程总喜欢嘲讽他。

    “没点重量,将来怎么遮风挡雨?人家这叫可爱。”

    叶润秋有时也会为小胖解围。

    对待嘲讽,小胖表现的比程程还佛系,倚着围栏,一手揣兜,一手往嘴里塞糖,“对,没点重量如何能压得住我的美貌?”

    这么自恋的话,说起来还是拜她所赐,谁能想到曾经的一句戏言,竟被小胖奉若金句。

    而且每每被人调侃,人家总能以此作为应对,关键还脸不红心不跳!

    程程说他不仅胖,脸皮比城墙还厚。

    叶润秋感觉程程有偏见,因为男生都“不要脸”,凭什么只针对他一个?

    但她来不及去说,因为舞蹈室的灯灭了,里面走出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她们三五成群,边笑边向这走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不是别人,正是何书琪,赵红铃和思思也尾随其后!

    大赛在即,想来她们也并不轻松!

    但看清她们,叶润秋却心头一紧,程程他们也如临大敌似的走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似乎也看到了他们,一行人突然停止了交谈,步子也放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突然的安静让人有些不适应,甚至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,压抑,压的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虽然转向一侧,但叶润秋分明感觉到,无数双目光从她身上扫过,犀利的像一把刀,分分钟就能将她秒杀。

    “书琪,咱们再到那活动活动吧,感觉我这老腰还没有舒展开呢。”听得出来,是赵红铃的声音。

    显然是奔她来的,言语中的讥诮已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可她并不在意,因为现在的她已不是以往的她了。

    拉着校花,赵红铃又招呼一众姐妹来此“小憩”,可谓做足了声势。

    一群人呼啦一下就散进了活动区,往日无人问津之处瞬间就变得人声鼎沸,真是一种讽刺……

    虽然校花在此过程中也表现出了极不情愿的样子,但在赵红铃的坚持下也勉强过来了。

    就到了她旁边,那个简陋的双人杠前。

    按说公共场合,每个人都有玩耍的权利,但上来就占了她的位置,几个意思?

    总要分先来后到吧,而且那边空余器材还这么多!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微笑,足以融化世界,校花给她的触动简直无法形容,那是冰山和冰块的差距。

    而她就是那颗冰块,一个放在人群中绝不起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叶润秋始终清楚,她和校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也一向对其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总有些人在想法设法地提醒她,一次次恶心她,一次次揭她的伤疤。

    或许那些人真的讨厌她到了极点!

    她努力回之以微笑,哪怕自己就像一个强颜欢笑的小丑。

    “书琪,记得你说过,这样压腿才有意义,对吧?”

    瞥了瞥她,赵红铃将嘴一咧,漫无经心地走到一个单杠前。

    轻轻一抬,腿就施施然搭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动作一气呵成,没有丝毫违和感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一个齐肩的单杠!

    无视众人的惊讶,赵红铃有些自豪地瞟了她一眼,像是炫耀,随后又看向校花,问道:“书琪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轻描淡写的一句让人琢磨不透意思。

    但校花看向她的眼神却似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