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罢餐(中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仲春时节,樱花怒放,漫布校园。

    其香清妙绝伦,幽淡无迹,堪称一绝。

    叶润秋最喜樱花,尤喜静夜轮圆之际,闲行羊肠小径间,凭栏赏樱,临风听歌。

    幽幽月色,蔼蔼清香,一切的一切总是令人心驰,让人神往。

    站了久了,不免有些乏累,叶润秋随便找了个石墩坐下。

    身旁的程程早已累的不成样子,北京瘫似的软在长座上。

    做了一晚上试卷,欢脱如她们,也感觉身心被掏空。

    就这样懒散地吐了一口气,叶润秋短暂抛开烦恼,安心享用黑夜于她的馈赠。

    忙里偷闲最有几分享受,尤其在庭台花林间,这感觉最是明显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了顾城的诗,只不过略微做了改动——黑夜给了我黑色的馈赠,我想用它兑换黎明。

    一点小情怀,一个小世界,却是她内心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沙沙沙!

    风渐渐起了,卷下几片落叶,连带着花香扑面而来,倒让她有几分清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抬手看了看表,是晚上九点多,距离晚自习结束也不过一刻钟。

    晚自习前,校花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,何书琪的到来无疑使她的生活又多了几分波澜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的此次到访,不是为了傅雨辰,而是因为“罢餐”。

    在这个特殊而紧张的时期,作为学生会团副的何书琪,自然首当其冲,调查民意并安稳民心。

    有没有私心,叶润秋无从得知,只是何书琪此举无疑又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哪怕已过了许多年,她仍是感觉,那年的三月,一个多事之秋!

    其实,她与何书琪真正意义的对垒,是在傅雨辰的生日派对上,而这一次,当是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罢餐?”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同样的质问,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原想回应,已向班主任汇报过了,但考虑到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便说:“我只是没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?”随行的赵红铃一边问,一边冷漠地将她的回答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“我一般不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有种被人审问的感觉,叶润秋多少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午餐在哪里吃的?”

    赵红铃抬头瞄了她一眼,转瞬又低下头,漠然地记录。

    而何书琪只冷冷地瞥了瞥她,目光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疏离。

    想来,如果不是因为工作,何书琪是万不会与她谈话的。

    “水果。”

    她说,言语中有着她们一样的冰冷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不待见她,她也无需太多的善意。

    闻言,赵红铃突然停下手中的笔,一脸嫌弃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何书琪也抬起头,与她对视几秒,整个人冷艳不可芳物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与何书琪对视一眼,赵红铃才问道:“没去食堂?”

    眉宇间却有着不曾掩饰的讨厌!

    叶润秋按捺住反驳的冲动,有些不情愿地道:“背单词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也顿了顿,“在教室。”

    “背单词?在教室?”突然的安静,让人有些窒息,“你当别人是三岁孩子吗!”

    声音大了几分,叶润秋却不在意,淡淡说道:“信不信由你!”

    不想解释!也懒得解释!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喝问让叶润秋一怔,但更多的却是愤懑。

    因为,她被激怒了!

    就被对方这种颐指气使的样子!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你学生干部该有的态度?”

    她反问,准确来说是反讽和冷嘲。

    她倒想看看,这个学生会团副能把她怎样?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噎的半天说不出话,赵红铃怒目圆睁,往前一步俯视着她,大有一手将她甩出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叶润秋却毫不畏惧,抬头迎上她的威迫,确有针尖对麦芒、与之一决雌雄的态势。

    “红铃!”

    短暂的压抑后,是如黄莺般清脆的呼唤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校花终于发话道:“注意措辞,咱们代表的是学校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才饶有兴味地打量起她,那是校花第一次正眼瞧她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,请你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露出一丝牵强的微笑,能看得出,赵红铃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不耐。

    “那也请你们不要像犯人一样审问我!”虽然是慷慨激昂地回应,却难免有一丝落寞与委屈。

    “没做亏心事,还怕别人审问?”赵红铃怒道。

    一副你就是背后元凶的样子!

    她很反感,反感赵红铃所谓的笃定,反感她所谓的高姿态,“没有证据就说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