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共进晚餐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“发传垫扣拦”,是排球的五字真诀。

    掌握其中之一,已足以驰骋赛场。

    傅雨辰给她定的目标是——秋季联赛前掌握垫球,并具备一定的发球能力。

    刚听到这个所谓的目标,她感觉傅雨辰有些埋汰人,但练了几天之后,她突然发现,目标高的......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训练结束,傅雨辰让她把球送回去,自己则领着人,吃小馄饨去了。

    孟凯问她要不要带一份,她只顾摇头,母亲告诉她路边摊不“卫生”,而且价格“死贵”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回去,心情不免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没有埋怨傅雨辰,反倒对小胖有些“不满”,在她看来,这个家伙就是个见“食”忘义的贪吃鬼。

    事实也证明,小胖难以抵制的,始终是自己的味蕾!

    也许,不爱“美人”爱美食,就是他的性格所属,用他的话讲,“食色性也,人之本性。”

    好在,小胖占的是前者,而非后者。

    在更衣室,她遇到了赵红铃,出奇的是,她们并没有刁难她。

    一群人见她进来,都默不作声的,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在进门前,她多少也听到了她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有人说她公主梦做多了,净在那做白日梦;也有人说她童话故事看多了,喜欢异想天开……

    总归是拿她与何书琪做些比较,于她是各类贬低,于何书琪是大大的褒扬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校花,她有自知之明,因此也不需要别人提醒,无论是恶意或者善意。

    顺着人群中的间隙,走到储物柜前,与在场所有人一样,她也保持着少有的安静。

    简单收拾完,正打算离开,史香香却不声不响地走了过来,拦在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对她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已经见怪不怪,叶润秋对上她的目光,淡定地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史香香咬咬牙,很不耐烦地说道:“明知故问!”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,静静地回,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和你多说!”

    史香香怒目圆睁,不屑一顾地说:“虽然很讨厌你,但你既然用了更衣室,就有义务打扫这里的卫生,并且要服从我们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她答应这么爽快,史香香显然一愣,与赵红铃对望一眼后,继续说道:“那好,今天就由你打扫了。还有,以后周三和周日都由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虽然感觉分配不公,但本着以和为贵的态度,叶润秋还是回了句,“好。”

    女排这么多人,便是每天两个人也分派不过来,让她一人打扫两天,分明就是欺负人。

    可她也懒得与其争吵,一是怕落人话柄,其次是担心浪费了心情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爽快人。”

    史香香咧了咧嘴,脸上的得意溢于言表,“忘了告诉你,打扫卫生时也要给球补气,比较脏的球要记得刷洗一遍,但不能碰掉了球上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女生与男生不同,凡事都讲个“斤斤计较”,女排也不例外,为了防止自己中意的球落在别人手里,会在球上签写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“充气,顺手的事,我没有意见。但洗球,我没有义务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没有用女排的球,凭什么为你洗?

    史香香脸色一变,近乎用一种命令的口吻问道:“你这是和我讨价还价吗?”

    她反问:“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两人针锋相对,隔着老远也能闻到浓浓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眼见形势不对,赵红铃轻咳一声,出奇地为她打了圆场,“洗不洗球都是其次,按时打扫卫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朝史香香使了个眼色,史香香这才冷哼一声,一脸不悦地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余下的人眼见正副队长离开,也没再停留,换完着装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种刻意的孤立和疏离,让叶润秋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她咬咬嘴唇,努力忍住不哭,但泪水还是模糊了眼眶。

    静静地哭了一会,她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开始犹豫了,犹豫的同时,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更衣室出现了难得的安静,但这份安静,却静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传来声响,叶润秋才站起身,拿起抹布,擦起屋内的桌椅板凳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钟,才将一切规整完毕,她拖着疲惫的身子,慢慢推开更衣室的帘门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瞧见了傅雨辰,他彼时正像官老爷一样瘫在躺椅上,很是悠哉。

    见她出来,傅雨辰抬抬眼皮,指了指桌上的饭盒,道:“快趁热吃了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地受到优待,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“你在等我?”

    方才还是山雨欲来,一瞬间又变得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可他惯常用反问的方式回答别人,尤其是对她,“不然呢?”

  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