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加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傅雨辰,谢谢你!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她欠傅雨辰的,始终是一句感谢,由衷地感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在那个单纯而又荒唐的年纪,她不会这么快乐!

    那种快乐难以言表,但却真实可期。

    走在球场,摸着熟悉的球网,看着一张张青涩的面孔,叶润秋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“美女,可以帮忙拾个球吗?”

    一个排球滚到脚下,远处有人在喊。

    叶润秋脚尖一动,轻车熟路地挑起球,抱住,但没有扔过去,反而凌空一抛,来了个漂亮的发球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摸到排球,不仅没有生疏感,反倒多了些亲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,球应声而起,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落到那人身前。

    那人一脸震惊地盯着她,“你是排球队的学姐吗?”

    叶润秋没有答话,浅浅一笑,留给他的只是一个美丽的倩影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突然想到了他,想到了那个春光明媚的下午,傅雨辰单臂夹着球,指着她说,“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猪是“笨”死的,却偏偏回,“气死的!”

    似乎明白她话里的深意,傅雨辰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看是嘴贫,贫死的!”

    她反驳道:“那一定是男猪,男的都嘴贫。”

    一时有些语塞,傅雨辰轻咳一声,道:“继续训练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训练,是指原地夹臂练习,与多数刚加入球队的球员一样,只垫姿就足足练了两个钟头。

    而且是无球练习,可想过程有多么枯燥!

    就像军训时的原地摆臂练习,傅雨辰就是教官,她就是那个除了服从就只能服从的高一菜鸟。

    好在,傅雨辰不喜欢在人身上贴扑克牌,他只喜欢站在跟前盯着人看,并美其名曰,“如果连我的眼神都承受不了,又何谈与对手针锋相对!”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的人,无论干什么都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似乎这样就得到了许可一样,可以肆无忌惮并堂而皇之地做些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亲自指导她垫球,比赛的时候让她捡球?渴了让她去买水......

    练完基本功,傅雨辰给其他人发了个球,让他们对墙练习。

    却独独把她留下来,要亲自“家训”,不,是“加训”。

    她当时气不过,就质问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他却回地理所应当,“因为你的资质比较愚钝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他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说辞,她一向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有人说爱情就是一物克一物,但她感觉她和傅雨辰是相生相克,虽然没有达到相爱相杀的地步,可在一些事情上还是不死不休的。

    哈哈,曾经,她以赢傅雨辰为荣,这么多年过去,这股不服输的劲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或许,正是傅雨辰成就了今天的她,亦或者是互相成全。

    “傅雨辰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突然期待与他见面,尽管在一次次设想中,她总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失去了,才明白拥有的可贵!

    “不要走神!”

    一个球砸过来,正中她的面门,叶润秋愤愤地揉揉脑袋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眼见偷袭成功,傅雨辰得意一笑,“如果在球场上,因为你,已经失去了一分。”

    叶润秋感觉他是公报私仇,“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绝杀呢?”他一副卫道者的嘴脸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她想说的话也生生咽进了肚里,“哦。”

    哪知人家嘴角一翘,用一副赞许的口吻说道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练不练啦?”嘟嘟嘴,叶润秋没好气地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狂妄的样子,她竟有种想打他的冲动,“哼,接下来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垫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垫球。”她撇撇嘴。

    他瞟了她一眼,“那你还问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叶润秋勉强挤出一抹微笑,没好气地说:“我是想问,怎么垫?”

    “用手!”

    “傅雨辰,你成心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什么?”傅雨辰有些玩味地看她一眼,显得很得意。

    叶润秋却啼笑皆非,“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似乎见她有些不耐,傅雨辰往嘴里放了一根草茎,漫无经心地道:“接下来咱们训练原地垫球,看看你有没有慧根。”

    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,拖拖拉拉,磨磨唧唧。

    叶润秋咬咬嘴唇,不情愿地对上他的目光,“那我垫球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他眯眯眼,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,“我帮你数数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