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生日派对(下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正午时分,当指针在高处汇成一条对折的线,古典的挂钟也随之发出当当的脆响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,客厅中弥漫着生日的赞歌。

    在万众瞩目中,侍者从厨房推出一个三层的蛋糕,雪色奶油雕刻的城堡,点缀着精心编织的玫瑰花环,其上还立着一对幸福的王子和公主,任谁看着都不禁感慨糕点师的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为傅雨辰祝福的时候,史香香有意提高嗓门在她耳畔叫唤,何书琪的姐妹也不时投来蔑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程程小声提示她,“不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但叶润秋始终觉着有一把刀在割刺着她的心脏,轻刀慢切远不如一刀刺穿来的痛快。

    就像她与程程刚进门时那群人说的话一样,让人不耐也无法反驳,“多大架子,所有人都在等你!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们才是宴会的正主。”

    叶润秋知道自己与何书琪的误会,已经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的了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,可也只能被动地接受,被动且莫名其妙地被人推到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也许,时间能够化解一切的流言蜚语,但不知道,时间能否疗救曾经的伤痛?

    许了愿、吹灭蜡烛,傅雨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,一个个像饿狼一样抢着眼前的菜肴,尤其是孟凯为首的那群特长生,一边疯抢,一边叫嚣着,“早就听说你家厨师的手艺不错,哥们从昨晚就空着肚子,就等着今天呢。”

    傅雨辰则一边吩咐侍者加菜,一边笑呵呵地回应说:“放心,放开吃,今天管饱!”

    “这菜没的说。”孟凯乐滋滋地咬着鸡腿,对傅雨辰说:“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酒啊。”

    傅雨辰忙摆手,“喝饮料!我爸可说了,不能沾酒。尤其是你!”

    “那多没意思。”孟凯有些不乐意了,继续撺掇道:“要不整点葡萄酒?难得高兴,怎么也得喝点助助兴。你说是吧,校花?”

    他冲何书琪使了个眼色,何书琪笑了笑,说:“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眼看一计不成,他又看起了叶润秋,并当着何书琪的面,问:“你感觉呢?优等生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只询问何书琪也就罢了,但在问完何书琪,又问了她,显然是把她们拿起来比较,这是将她往火坑里推啊。

    叶润秋在一众目光的注视下,尤其那群人的冷眼相视中,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局面已经够让她难堪了,可孟凯又偏偏补了一刀,“是不是心疼雨辰家的酒啊?你甭担心,他家大业大,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孟凯,你是不是喝多了。”赵红铃不乐意了,恨恨地说:“什么叫她担心啊,怎么着也轮不到她吧!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何书琪那群姐妹也不是省油的灯,“吃你的饭吧,话都说不明白,还非要当那掌话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这话我就不乐意了。”孟凯撸撸袖子,显然有些不高兴,“我就偏偏问了,咋滴吧?书琪和雨辰还没说啥呢,你们在那瞎操哪门子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!好啦!”

    傅雨辰忙阻止他们,“今天是我过生日,又不是辩论会,怎么和吵大街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瞥了瞥即将离开的侍者,对着孟凯轻声说:“就知道你小子贼心不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孟凯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眨着眼,贼笑道:“还是哥们懂我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傅雨辰就从桌底搬上一箱“饮料”,“这是我家酒厂自酿的酒水饮料,酒精含量低,口感极佳,欢迎大家品鉴。”

    叶润秋从那时才知道,傅雨辰家是家族性企业,集团涉及时下多个领域,是个名副其实的富家子。

    孟凯趁人不备,直接抢进怀里,并扬言:“女孩子不能喝酒,对皮肤不好。所以,我就勉为其难地替你们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赵红铃愤愤地瞪他一眼,“最好喝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孟凯耸耸肩,讪讪说道:“哥千杯不倒。”

    似乎见赵红铃窝火,何书琪那群姐妹,也跟着围攻孟凯,“和女生抢饮料,你算什么男生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孟凯将脑袋一扬,“不是哥们说,你们在哥们眼里还真算不上女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递给叶润秋和程程一人一瓶,并当着那群女生的面扬言道:“是女生,哥们自然会给的!”

    以史香香为首的那群女生自知讨不到便宜,就围在何书琪身边告状,“琪琪,孟凯胳膊肘往外拐,竟联合外人欺负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人家不欢迎咱们,咱们就走吧,反正一刻也不想待了。”赵红铃有意将牢骚发泄给傅雨辰听。

    何书琪没有多说什么,只面无表情地盯着傅雨辰看,有时候淡漠的眼神比恶毒的咒骂还有伤害。

    至少,这招对傅雨辰很受用!

    在她无声的注视下,傅雨辰无奈一笑,从身后的柜子里又取出一箱“饮料”,递到何书琪身旁,“琪琪,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何书琪微微一笑,整个世界都为之倾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