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生日派对 (中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))

    相比高级住宅区用钱堆出的娴雅安逸,叶润秋更青睐于乡野的悠然和静谧。

    这里总给她一种虚浮的感觉,哪怕这树是真树,哪怕建筑别具欧洲风情,哪怕这里上色绘彩也十分考究,但也好像被人抽走了一丝灵韵,独独少了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似乎是画师过于精雕细琢,使这片土地多了些高雅的特质,而或缺了人间最起码的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,像一场梦、一幅静止的油彩,让人感觉不够真实,也始终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哪怕多年之后,她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拥有了一座豪宅,但她依然有这种感觉,尤其在她熬夜工作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她喘不上气,甚至想逃,逃到一个像家的地方!

    程程说她执念太深,可她不这么认为,她更相信第一印象影响了她对这里的认知,而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人出来了?”不知何时,傅雨辰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,他的声音温柔而又细腻,像极了一缕冬日的阳光。

    叶润秋那时正坐在秋千上,那是一个木制的玩意,有着护垫,四下还精心包裹着暮色的棉绸,哪怕寒冬腊月,倒也不觉得太冷。

    她略有含混地嗯了一声,也没敢看他,兀自低下了头,“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和何书琪跳舞的吗?怎么还有时间来管顾她?她想。

    可未及多想,傅雨辰猛地将秋千一推,她整个人一荡几尺高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!”惊叫中的她本能地握紧扶手。

    傅雨辰却欢呼着,又将秋千推上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!”她冲他吼,险些一个趔趄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雨辰却不理,依然我行我素地做着推拉。

    他似乎惯常用这招捉弄人,动作娴熟又掌力有度,一切都似乎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傅雨辰,你无赖!”她是既欢喜又好气。

    傅雨辰则用调侃的口吻回她,“你这么能耐,叫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冷不行吗?”她犟犟地回。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傅雨辰淡淡一笑,又加了几分力道。

    “无赖!你放我下来!”叶润秋死死攥紧扶手,脚有些打颤,不仅冷还有些怕。

    无赖?

    傅雨辰哼笑一声,继续加持力道,“我生气了,除非你求我,否则就在上面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我要回家!”叶润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除非你求我。”傅雨辰悠哉地摇着秋千,还得意地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叶润秋绝对宁死不从,但她恐高?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自己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了!放我下来!”叶润秋闭着眼,极不情愿地说。

    傅雨辰轻咳一声,饶有兴致地问:“那你是直接回家呢?还是陪我过完生日?”

    “回家!”她一刻也不愿在这多待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傅雨辰略带玩味地瞥她一眼,又加了几分力量。

    叶润秋那时算见识到了他无赖的本质,但考虑到自己的小命还攥他手里,只能想着先妥协,等下来再收拾他,虽然她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过完生日!行了吧!”叶润秋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不许耍赖!”

    “不耍赖!不耍赖!快放我下来!”她恨不得立马跳下去,打他!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双手巧妙地攥紧椅背,秋千应声而停。

    叶润秋松了一口气,待平复心绪之后,即刻从秋千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!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傅雨辰没有意识到她的反常,走过来递给她一杯奶茶,橙色的吸管上还泛着淡淡的热气,阵阵奶香亦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似乎见她不接,傅雨辰带有几分命令的语气说:“拿着。”又往她手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她刚要伸手去拿,傅雨辰却很调皮地往后一撤,她扑了空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她恶凶凶地瞪他一眼,“傅雨辰!”

    捉弄她很有意思吗?

    哪知人家很得意地冲她一笑,然后将奶茶塞进她手里,“趁热喝,一会凉了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猝不及防,一如他的笑,足以融化冬日的坚冰。

    她愣愣地看着他,感觉整个人都融进了他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直到捕获他眼中闪过的那丝狡黠,叶润秋才如梦方醒,她静静地转过身,不动声色地将奶茶放在秋千上,还不待他追问,就给他来了招“叶式回马枪”。

    只见她全力往后一推,傅雨辰始料未及,一个趔趄往后仰去,他身后是草毯铺就的树坡,倒不至于摔伤,只是给他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但傅雨辰的反应总归是机敏的,在摔倒前,拉上了她。

    倒进他怀里的那一瞬间,叶润秋涨红了脸,心跳也随之止息。

    第一次与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