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大结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老域名(.com)被墙,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(.org)

    夜晚,华灯高照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夜色中的巴黎,少了白日的张扬,多了秋日的沉静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阳台,喝着红酒,静心欣赏着周遭的一切。

    兴许聊得久了,叶润秋躺在他怀里,不知不觉睡下了。

    生怕吵醒到她,傅雨辰将她打横抱起,蹑手蹑脚地送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脱掉鞋,盖上被子,拉上窗帘,璀璨的巴黎也被关在了窗外。

    做完一切,傅雨辰回过身,静静打量着渐渐睡下的叶润秋。

    微弱的灯光下,她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边,淡粉色的鸭绒被将她裹挟的像个孩子,看起来乖巧而又可爱。

    忍不住在她额间吻了一下,他关上灯,推开房门,静悄悄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客厅坐了一会,他才拿出电话,拨出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“爸,你该去叶叔叔家了......”

    翌日清晨,天蒙蒙亮,叶润秋在睡梦中被人叫醒。

    是一群法国女人,叽里呱啦说了一堆,她隐约听到了“私人定制”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想了一下,这才联想到结婚的事情,昨晚,傅雨辰和她商量结婚,也不知道酒壮怂人胆,还是哪根筋搭错,她不仅应允了,还一锤定音,“择日不如撞日,就明天吧!”

    原本就是一句戏言,谁能没想到,他竟然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Where is Fu Yuchen?”她不懂法文,就用英语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化妆。”为首的一个一脸麻子的女人,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,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尴尬地笑了笑,她一脸汗颜地说道:“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恐怕不行。”为首的女人摇了摇头,“新郎在很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似乎见她有些不耐,女人继续说道:“不用担心,新郎会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懒得理她,叶润秋拿出电话,拨了出去,等待几秒钟,那边接通。

    她抢先问道:“傅雨辰,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?”

    “你后悔了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后悔。”她迟疑了一下,“只是感觉,太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不是你的提议?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,能不能容我考虑一下,而且我妈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长辈们已经在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惊呼一声,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婚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脸一红,后知后觉地问道:“傅雨辰,你是不是早就谋划好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听着这么不乐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幸福来的太突然,有点懵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似乎猜出了她心中所想,“如果你还犹豫,就当这是拍婚纱照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只拍不结吗?”她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当成彩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彩排?”结婚还有彩排的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淡淡一笑,“等回去,我会按着当地的习俗,再把你娶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我可没逼你!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犹豫一下,她还是不放心,“不行,你再说一遍,我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雨辰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在他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又经过一番激烈的心里斗争,叶润秋最终决定履行“承诺”。

    得到了默许,一群人拉着她又是化妆,又是调试衣服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婚纱是在香街闲逛时看中的,她当时多打量了几眼,没曾想他竟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接连试了几套,终于找到了一件合身的,雪色的裙摆,素淡的花边,搭配极简主义的线条,穿在身上,简洁精致,又不失端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车队从撒纳河北岸出发,穿过巴黎市中心,浩浩荡荡地向北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听着周董的《告白气球》,她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。

    婚礼定在了圣心大教堂,一座兼具罗马和拜占庭风格的天主教堂,位于蒙特高地,远远望去,**肃穆,又不失华丽。

    等她到时,亲朋好友已经就坐,但除了孟凯和何书琪,她统统不认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孟何二人也不是参加婚礼的,从何书琪穿着婚纱,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,不难判断,她也是稀里糊涂被结婚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这些人中除了游客和婚庆公司的托儿,大多都是傅雨辰商界的朋友和同学,法国人喜好浪漫,能在他们的见证下结婚,本身也很有亲和力,对生意也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因为叶爸不在,父亲送新娘的桥段,也被省略为新郎陪同入场。

    悠扬的歌声中,她挽着傅雨辰的胳膊,何书琪挽着孟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