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程程的坦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老域名(.com)被墙,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(.org)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一辆轿车在高架上疾速奔驰,昏黄的光线从车窗照射进来,投下一片斑驳。

    程程坐在副驾,侧着身子,静静打量着叶润秋。

    这种一本正经的审视,让她一度以为,程程要对她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?”开车之余,叶润秋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程程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,“看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你家男人吃醋?”

    “他又不在。”程程贼贼一笑,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的轿车,“而且,他敢吃你的醋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我好像把你霸占了似的!”叶润秋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霸占,我的心本就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嗬!

    叶润秋啼笑皆非,“你这个样子让我严重怀疑自己是否遇人不淑。”她指的是性取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良心的!”程程撅了撅嘴,“枉我一片真心,可你呢?还不知道想着哪个小狼狗呢!

    “我能想谁啊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!”

    说到这,程程扑哧笑了一声,笑得她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突然想到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程程捂着嘴,窃笑一会,才说:“我在想,如果傅雨辰和张云楚同时追你,你会选哪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,选哪个?”

    叶润秋无奈一笑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菇凉,少看点偶像剧吧,踏踏实实地工作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程程据理力争,“如果女人工作赚钱,那还要男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”

    “那生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是歪理,但一时竟无言以对,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女人最终还是要找个好归宿。”叶妈模式上线。

    “打住!打住哈!这话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!”

    “还逃避?”程程嗔了她一眼,“你再逃避,好男人都被人抢光了!”

    “原本就不是我的,有什么抢不抢的!”叶润秋悻悻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你的?”

    程程努努嘴,“别的不敢说,至少傅雨辰从始至终都是你的,只是你不敢迈出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迈出了又如何?”身边有一只那么优秀的白天鹅,谁还会管一只丑小鸭的死活?

    “起码不后悔呀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她有些语塞,她沉吟片刻,苦笑道:“你是杠精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就事论事,而且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程程收敛笑容,一本正经地道:“傅雨辰不是你想的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哪样的?”好男人吗?

    一个撩完就不负责跑开的渣男,能和“好”字沾边吗?

    “他没你想的这么糟糕,而且。”

    见程程吞吞吐吐的样子,叶润秋不由地抿了抿嘴,嘴边勾出一抹浅淡的酒窝,“能不能一句话说完?”

    “好,但咱们先说好,不准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。”程程拉长了哭腔,扑闪着大眼睛盯着她,“我想说,你必须听,但你也必须答应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感觉鸡皮疙瘩掉了满地,叶润秋实在受不了这种假的已经无力吐槽的嗲声,强颜欢笑道:“好了,怕了你了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程程眼睛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闻言,程程长吸了一口气,彷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说:“他当年的离开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?”叶润秋皱了皱眉,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孟凯当年告诉我,他爸妈那时一直吵架,甚至闹起了离婚。所以,出国留学成了傅雨辰阻止父母离婚的唯一筹码,事实证明,他这个选择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程程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从他决定出国的那一刻起,他父母就忙着为他操办一切,自然也顾不上吵架。后来两个人共同话题多了,交流自然也多了,一些误解也慢慢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叶润秋心头一震,握方向盘的手也不由地紧了紧,她始终认为,傅雨辰家庭变故的根源在于傅雨琳,而傅雨琳的死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对傅雨辰,始终深怀歉疚!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了某些异样,程程担心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摇了摇头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程程犹豫了一下,“这个话题太沉重,还是。”

    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