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4 论狗终究不及祁溟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就在玉神医几人费解之时,凤初时和祁溟御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不止玉神医等人被吓到,就连凤初时自己也是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刚刚穿戴好衣服,不然的话,这会儿就是裸奔了吧。想到这儿,凤初时分分钟有种揍死这几个老头子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玉老头,真是巧啊,你们看戏看得可还愉快?”凤初时依靠在祁溟御身上,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    想到第二关,凤初时可谓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让人旁观活春宫现场,真的是好想戳瞎他们的眼睛啊!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凤初时的杀气腾腾,玉神医和大长老几人,只觉得后背一凉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丫头,我们保证啥都没看,听也没听,你看我们这么正人君子的模样,像是会做出偷听墙角之事的人吗?”玉神医指了指自己的脸,那样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。

    孰料凤初时竟是坚定的点点头,口吻笃定的道,“不用怀疑,你就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那么恶趣味的考验都能设置出来的人,她很难不去怀疑他的人品。

    玉神医噎了一下,小丫头越来越不可爱了,说话一如既往的气死人啊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被气死,玉神医果断转移话题,“丫头,你们有一炷香的时间调息,一炷香过后,我们会为你开启最后一关的试炼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神医一溜烟跑到几位长老那边,故作繁忙状。

    凤初时心知他在装模作样,也懒得去拆穿他,对着祁溟御低语了一下,让祁溟御抱着她往苍老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出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发现苍老了,她很意外苍老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正好有些事情她想问一下苍老。

    “凤丫头,看样子你们战况激烈啊。”

    刚走近就听到苍老的调侃,凤初时顿时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咳咳,她也很想自己下来走的,可是祁溟御这个狗男人,近乎两个时辰的运动,她现在的腿还是软的,根本没办法自己走路,就算想勉强自己,也勉强不来。

    现下好了,闹了个大笑话,别以为玉老头他们没调侃,她就不知道他们撇过来的眼神有多么意味深长,妥妥都在心里笑话她吧。

    凤初时没忍住,伸手在祁溟御腰间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祁溟御笑了笑,瞳眸深邃的望着她,好似在说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论狗,她终究是不及祁溟御,算了。

    “苍爷爷,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?希儿呢?”凤初时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想想,这位就是加纳城的老国师,你莫非不知?”祁溟御听到凤初时的询问,方才明白凤初时压根不知道苍老的身份。

    凤初时惊讶得嘴巴都张成了‘o’型,苍爷爷是老国师?那他怎么会出现在深谷下面?

    而且,如果苍爷爷真的是老国师,他是否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加纳城的人,是凤氏一族的人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丫头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我就好了,别自己想那么多,你只要知道,我对你没有敌意就可以了,不是吗?”苍老一眼就看穿凤初时此刻复杂的心绪,开口道。

    凤初时想了想,也是,如果苍老真的对她有什么目的的话,也决不是坏的,他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,否则也不会三番两次出手救她了。

    “苍爷爷,我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,可以吗?”凤初时想通之后,第一时间就想到凤初宸。

    苍老明白她的意思,“你说的是你的哥哥,凤家现在唯一的男子,对吧?你且放心就是,我已经帮他看过了,要救他不难,就是药引子稍微难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什么?刀山火海我也一定会拿到的。”凤初时脱口道。

    “说难也不难,就是血亲的心头血,而且还必须是阳气之血,也就是男的,最合适的莫过于他的生父或者亲子,亦或是同胞手足。”苍老说到这儿一顿,才又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哥哥还未成婚,你们父母也不在了,现在就算让你哥哥立刻成婚生子也来不及,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,同胞手足之子的心头血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一段话,说得凤初时心情跟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的,直至最后一句意有所指的话,一颗提起的心骤然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我哥哥有孩子,而且是个儿子。”放松下来的凤初时突然想起来这么一个事儿。

    锦姑娘可是为哥哥生了个儿子乐乐,她怎么就忘了这个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最好了,嫡亲至亲的心头血无疑是最好的,这样一来,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了。”苍老倒是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个意外之喜,他都准备退而求其次了。

    祁溟御听着两人的交流,眸光闪了闪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奈何凤初时正沉浸在可以救凤初宸的喜悦当中,完全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丫头,时间差不多了,最后一关的考验,需要你独自一个人前往,你可准备好了?”玉神医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种时候了,没准备好又能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